杨柳作家专栏阿兰的故事小说

文章来源:湘潭文学网  |  2019-10-30

摘要:阿兰像是听不见。她木然的摆弄着手里的一个泥人儿,拿着一支笔在泥人儿身上写着划着。 阿兰妈瞥了一眼,哭得更加伤心。 这时,一个男人闯进了屋。 李亚群带走了阿兰…… 1

九十年代初。

阿兰大学一毕业就被一家国企——蓝天电子厂看中。由于学历高,与人合群儿,加之身段好,长得又俊俏,可为貌美如花。再说她极有组织和工作能力,领导很是看好她,不到一年半就做了部门经理。

阿兰心里高兴。爸妈更是开心的不得了。

一家女儿,百家求。阿兰这么优秀,上门提亲的快要把她家的门槛儿给踏平了。可是阿兰就是看不中。

阿兰她爸老实巴交不掺和,闺女看中就好。只是阿兰她妈特挑剔。得讲究个门当户对。

上门来提亲的,大多阿兰她妈这一关都过不去,甭提阿兰。即或是有那么一个半个阿兰她妈瞧在眼里的,可阿兰连眼皮儿都不撩一下。

阿兰她妈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哪哪儿都好,哪哪儿都优秀,优秀的一般男孩子都望尘莫及。

阿兰她妈趾高气扬,心气儿十足,足的像是被人吹起来的鼓溜溜的带着飘带的彩色气球,飘忽在高傲的蓝天上,与白云相拥。俯视地面,就连平时看着高高大大的楼宇,忽然间咋会变得矮趴趴的像个娃娃们手里摆弄着的泥蛋蛋;更不要说人了,渺小的甚至不如一只蚂蚁……看得她眼花缭乱。

在那些排着长队求婚的队列里,难道说阿兰真的就一个都没她中意的吗?真的没有。有一个中意的,一直都藏在她的心里,没敢掏出来给爸妈看。她不怕爸爸,怕的是妈妈。怕妈妈看不中,再给搅黄了。她知道不能永远这么瞒下去,迟早得让爸妈知道,可是她心里没底。她琢磨着,还是过些日子消停消停慢慢渗透吧。

有一天,阿兰与一个男人肩并着肩走进了一家咖啡厅,被来这里办事距他们不远处的阿兰她妈的一个老姐妹看见了。她回去后没到家,直接去了阿兰家里告诉了阿兰她妈。

阿兰她妈一听高兴地不得了。立马跑出去寻了扣响了阿兰的BB机。

阿兰看了一眼BB机上的留言,“今天下班后早点回家,妈妈有话说。”她瞅瞅坐在对面笑津津的李亚群,害羞的笑了。

李亚群不知道阿兰BB机里说了些啥能让阿兰笑,他见她笑了,他也就随着她笑了。

阿兰见李亚群附和自己,她用餐巾淡淡的点了点唇角,然后用擦过嘴角的餐巾一边慢慢擦着桌角,一边羞红着脸说,“没啥的。是妈妈扣我。叫我下班后早些回去。还是为了给我订婚的事。”

李亚群又笑了。

阿兰这会儿像是不高兴了,她绷着脸,用眼睛瞪了一眼李亚群,“你还笑得出。我都快急死了!我不知道怎么跟妈说。”

李亚群笑了会儿不笑了,他坐直了身子,正了正衣领,浅浅的品了一口充斥着些许苦涩的咖啡,认真地看着阿兰,“不如先跟咱爸说说。”

“去去去!”阿兰憋不住笑,一口刚刚喝进嘴里的咖啡险些吐了出来,“你别说的那么近乎,还‘咱爸’。”

“那叫啥?”李亚群故意绷着脸,似乎认真起来,眼睛瞪得老大。

“还没怎么着呢。叫的太腻歪,肉麻。”阿兰垂着头,一缕秀发掩着渐渐绯红的脸,似乎能让自己急促的心跳速度放慢些。

“那咋办?迟早是要说出来的。”李亚群很认真的说。

阿兰仰起头,用手把刘海儿往耳后捋了捋,手中攥着琥珀色的咖啡杯子,不喝,也不端起来,就让杯子与钢化的玻璃桌面紧紧地粘着,来来回回的晃动着,听着悉悉索索让人钻心般痛痒的摩擦所泛出的烦躁的音波。她看了一眼李亚群,“我回去先跟爸透露一下再说。”

李亚群点点头。

2

待下班回了家后,阿兰刚一进门,她妈就迫不及待的问她,“今儿跟你去喝咖啡的那个男的是谁?”

阿兰先是一愣,眨巴眨巴眼睛,心想,妈咋会知道?莫不是她盯梢……转瞬装出若无其事的神情,漫不经心回道,“你说的什么呀?我没听懂。”

“别跟妈撒谎。说实话。”阿兰她妈不错眼珠儿的看着阿兰,就想知道答案。

阿兰望了眼她妈,被她妈那极其认真的表情逗乐了,她实在忍不住,“扑哧儿”笑了,用手摸着妈的肩膀,看着她的脸问,“你咋知道的?”

“瞧瞧,瞧瞧,被我猜了吧!”阿兰她妈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阿兰的脑门儿,“别当妈是傻子。”

“还猜中了。是你盯我的梢吧?”阿兰的眼睛与她妈的眼睛对视,“妈,我可告儿你,这样不好。”

“呦呦!还,还不好。我可没盯你的梢。是有人看见了,告诉我的。咋,不承认?”

阿兰知道事情不能再隐瞒下去了,再隐瞒下去也没啥意思,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其实她本打算用谎言骗过妈妈也就算了,至于自己跟李亚群的事以后慢慢再与妈解释。为什么不早些把自己与李亚群的事与爸妈摊开来说呢?因为她太了解自己的妈妈了。妈妈是个品味极高的人,讲究的是门当户对。一心想把她的女儿嫁给一个事业有成、有钱、有地位,人又帅气、聪明、会来事儿的这样的男孩子。而李亚群虽然人长得还算标志 ,可余下的就都不沾他的边儿了。这与妈妈给自己择偶的标准相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即使自己再怎么同意,可妈妈是死活不会应允的。这也就是她迟迟不敢与爸妈说明的最大障碍。她自己也曾试图事先与爸爸沟通好了,再一点点疏通妈妈。可是每当她与老爸见面时,又觉得说与不说没啥两样,因为就是对老爸说了,老爸又能说服得了一根筋的老妈吗?根本起不到啥作用。所以她还是没有说出口。她只想着以后再说吧。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以后要“以后”到什么时候。哎!好事多磨吧!直到今天李亚群与她说出要她先与爸爸沟通一下的时候,她才有了想跟爸爸说说的勇气。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一进家门,就挨了妈妈当头一闷棍。虽说当时有些晕,可过了一会儿的此时,她忽然像是被妈打醒了。不必走老爸那条弯路,索性就直接与妈妈说开了算了。不必再藏着掖着的了,她觉得自己好累好累。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阿兰她妈摇头摆手,坐不住了,在铺着棕红色地板的客厅里来回走动着,叫嚷着,甚至于要哭。

阿兰的心似决堤的坝口,汹涌的海浪泛着白烟朝她滚滚而来,眼瞅着就要把自己淹没……

阿兰如一个没人要的孤儿,一个人躲进一个漆黑的角落里,卷缩着,无声的哭泣……

阿兰见妈妈反映如此强烈,慌忙起身扶她坐进沙发里,好言劝慰。

妈妈的气好像是顺畅了些。

“要不明儿我把他叫到咱家里来,你们瞅瞅。”待妈妈心气儿顺了,阿兰怯生生地试探着说。

“不见。不见。”阿兰她妈一个劲摆手。

阿兰给坐在一旁不知说啥好的爸爸使去一个眼色。于是阿兰她爸也来劝着老伴儿。说还是见见的好。兴许你一眼就看中了呢!

阿兰她妈白了一眼老头子,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垂下眼帘思磨了几秒钟后,“嗯”了一声,就算是允了。

阿兰和爸爸眼睛里拥抱着喜悦。

阿兰见妈的脸上还是不够晴朗,就撒娇似的把头拥进了她的怀里。

阿兰妈的脸上终于绽放了难得的笑。

李亚群衣冠楚楚的走进阿兰家的门,正式接受阿兰爸妈的检阅与考核。

阿兰她妈虽然看中了李亚群这个人,长相与女儿还算是般配,可工资就照女儿差得远了。这是要命的一个环节。还有,女儿是在一家知名的大国企上班,还任部门经理要职,工资近两千块呢!而李亚群则是在一家民企上班,且工资不足千元。这怎么能行。女儿的前途还远着呢。这才刚刚上班不足两年,就任了部门经理,要是再过个三五年以后,还不得捞个主任、懂事啥的干干?到那个时候,我闺女可不是这几个小钱儿就能打发得了的。你李亚群再怎么折腾,还不是挣扎在一民企的饭锅里,吃着猪狗食。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梦里美去吧你。

阿兰送走了李亚群回到屋里后问妈看着咋样?阿兰妈忙不迭说,“不行!不行!我不同意。你要是跟他结了婚,以后可有苦日子受了。你们俩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咋往一块走?趁早分了吧!”

阿兰求救似的看了眼爸。阿兰爸又来劝老伴儿,终被阿兰妈训斥一顿告终。

阿兰无望又无奈的走在秋夜九十点钟的南湖岸边,心情无比的惆怅。她像是累了,停下疲惫的脚步。手扶着涂着深绿色油漆裸露斑驳锈迹的桥栏杆,两眼散淡的看着静寂的湖面。在路灯的掩映中,湖水泛着清冷的光,打在阿兰的脸上。阿兰顿感一丝彻骨的冷,袭入心间。她好想寻个人来陪陪自己,而那个人却不在身边。此刻不会,将来也不会了。因为,她刚刚与李亚群分了手。

阿兰流泪了。那是伤心的泪,一滴,两滴,滴答滴答,掉进湖水里,仿佛那湖水都是自己的泪。

差不多一年,阿兰眼泪不干。

又过去两年,阿兰不再有眼泪,也不再有欢笑……

阿兰妈总是陪着笑脸,哄着阿兰。

可阿兰像是不会笑。她也许早就没有了笑的细胞。身体里、血液中许是都被人塞满了麻木与冰冷。

阿兰不再做部门经理了。

阿兰回了家……

阿兰妈到处寻医问药。无果。

阿兰妈捶胸顿足,她悔死了!她急着给女儿寻婆家。

阿兰妈托人去找李亚群。

回话说,李亚群刚刚订了婚。

阿兰像是听不见。她木然的摆弄着手里的一个泥人儿,拿着一支笔在泥人儿身上写着划着。

阿兰妈瞥了一眼,哭得更加伤心。

这时,一个男人闯进了屋。

李亚群带走了阿兰……

共 5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阿兰因为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在找对象这件事上,别说她自己,就是她母亲也是百般挑剔,一般的男人入不了阿兰的法眼,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李亚群,母亲又横加阻拦。分手后,阿兰不做经理了,回到家里。患了抑郁症,母亲悔青了肠子,到处求医问药,后来,不得不去找李亚群,可是,李亚群刚订婚。就在一切无望的时候,家里闯进来一个人拉起阿兰就走,这个人就是李亚群。小说语言朴实,富有真情实感。不错!推荐大家阅读,问候作者!【:雅苑琼林】 【江山部·精品推荐14060 0002】

小儿汉森四磨汤的功效

宝宝脾虚腹泻如何调理

小儿拉肚子治疗方法

小儿复方氨酚烷胺颗粒禁忌
儿童口臭
连花清瘟颗粒怎样服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