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语教师遇评价尴尬DG

文章来源:湘潭文学网  |  2021-03-05

日语教师遇评价尴尬

日语

教师

摘要:关于C刊体制下教师评价体系,有识之士早已进行过指摘,本文仅以一个具体学科来说明教师评价所遇的尴尬,以期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

随着期末考核的临近,职称评定的进行,一些高校教师又开始焦虑起能否在 C刊 (CSSCI,全称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 )上发表文章来。关于C刊体制下教师评价体系,有识之士早已进行过指摘,本文仅以一个具体学科来说明教师评价所遇的尴尬,以期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

据统计,开设日语专业的学校在2013年已达到506所,日语专业在全国各专业中排名仅次于数学,排第12名,而直接对应的、能发表研究成果的C刊少得可怜。外语类C刊有18种,按近5年的统计,18种杂志中5年里没发表过一篇日语研究文章的有3种;5年间只发表过1篇的有2种。外语类C刊近5年发表日语论文总和为198篇,且呈逐年减少趋势。曾经相对多的发表过日语文章(保证每期2篇以上)的《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和《外语研究》,2012年双双被 踢出 C刊行列。

在西医学院尚有一年才毕业。据统计,2014年中国日语教师约1.7万人,英语教师约10.5万人。日语教师5年人均发表C刊文章0.01篇,英语教师5年人均发表C刊文章0.06篇。也就是说,英语老师在C刊上发表文章的几率是日语老师的6倍。像日语这样的专业都遭如此尴尬,更不要说其他更 小 的专业了。

从日语学科教师的学术尴尬可以看出, 唯C刊论 负面影响给教师评价带来的消极影响。当然,不可否认,也存在部分日语教师的文章与C刊风格不符的问题。

在日语教育所遭遇的尴尬中,有两个 怪圈 。第一个怪圈是,杂志重视C刊引用率,要保住C刊地位,所以少发与日语等小语种有关的文章;第二个怪圈是,日语教师难发C刊论文,难有科研成果获奖,在科研评价中处于不利地位。这里说的引用率实际上就是被引频次,因为转引率只能对杂志而言,对作者个人来说 率 本无从说起。如果对个人不用被引频次,而用 学科被引率 被引频次/同时期该学科发表文章之和,能比较客观地体现文章在本学科内的影响。无论是评价者还是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 研制者,都应该把使用 学科被引率 作为课题,进行深入研究。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 的功能应该回归到 探索科研规律,促进科学研究,科学引用数据,分析评价成果,分析学科特征,指导规划管理 上,弱化其评价功能。恢复 外语类核心期刊 之类的各专业优秀期刊,让它们与C刊一起共同担当起考核评价教师科研水准的功能。在当前尚不能彻底摆脱 唯C刊论 影响的时候,这至少是向前迈出的一小步。同时,日语教师应该奋力进取,以更宽广的视野、更深厚的学术素养观照学科问题,增加文章的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

(作者/王觅王忻 单位:杭州师范大学)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贺州医院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伊春治牛皮癣医院
哈尔滨医院妇科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