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尖西昌行散文

文章来源:湘潭文学网  |  2019-09-22

摘要:那天,头顶的乌云在消融,诱人的阳光如开炉的铁水从云缝间流泻下来,渡亮了我的目光,渡亮了我的心情。我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从春城出发,去我向往已久的地方,一座“春天栖息的城市”——西昌。去西昌,这是第一次,可心里上完全没有陌生感,亲切、温暖、喜悦,充塞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我恨不能插上翅膀飞。是的,我是去看望分别千年的亲人,用问候开启彼此的心门;我是想从从未谋面的同胞那里,找到灵魂的栖息地。我是去寻找灵魂,寻找彝人的魂,而不是去寻根。根是不动的,灵魂会像水一样流走。 从春城出发

那天,头顶的乌云在消融,诱人的阳光如开炉的铁水从云缝间流泻下来,渡亮了我的目光,渡亮了我的心情。我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从春城出发,去我向往已久的地方,一座“春天栖息的城市”——西昌。去西昌,这是第一次,可心里上完全没有陌生感,亲切、温暖、喜悦,充塞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我恨不能插上翅膀飞。是的,我是去看望分别千年的亲人,用问候开启彼此的心门;我是想从从未谋面的同胞那里,找到灵魂的栖息地。我是去寻找灵魂,寻找彝人的魂,而不是去寻根。根是不动的,灵魂会像水一样流走。

南高原的天空依稀晴朗,七月的火把点燃彝人的眸光。火一样的热情舞动七月,舞动燃烧的火把。可那闪亮的眸光,期盼不回传统。彝族传统文化逐渐被潮流冲淡,彝人的自豪感逐渐减少。祖先的荣光和辉煌已淹没在时间的流里,子孙们看到的只是现代文明下不伦不类的自己。他们无法抬起高傲的头颅,告诉世人我是彝人,我是彩云之南的彝人。看着这迷茫的家乡,看着这苍老的彝山,我不知道发生过什么?更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天空白云朵朵,找不到雄鹰矫健的身影;群山连绵起伏,基督徒的诵经声震荡山谷。宛转动听的母语在美丽的云朵下苟延残喘,古老的彝文成了陌生的天书,十月太阳历只躺在彝志里……彝族服装藏在箱子里,而不是穿在身上。也许改穿潮流服装,比较能应对现代快节奏的生活。可那涂脂抹粉的面容,依然遮不住鹰钩一样的鼻梁。彝族语言在一些年轻的彝人那里,成了陌生的鸟语。一些家庭,父母和孩子交流都得借助汉语。我感到悲哀!法国作家都德的《最后一课》里,韩麦尔先生 洋溢地赞美自己的民族语言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最明白,最精确。作为一个彝人,我们不觉得自己民族语言是美的吗?我们不应该教会自己的孩子说民族语言吗?走近文明,学会流行,就要以丢弃祖先的东西为代价吗?我想大声呼喊,但我的呼声只是一粒沙子,渺小而微弱。“阿普笃慕,我族祖先。至今历年,二千八百……”(彝族祭祀大典祭文),再怎样的修饰,我们还是阿普笃慕的后裔啊!曾几何时,基督教的十字架堂而皇之地取代了祖宗的牌位,耶和华的殷殷呼唤比毕摩的呐呐《指路经》来得更诱人。《让我们回去吧》的歌声,在声势浩大的基督的诵经声中奄奄一息。许多人忘了,孜孜普乌,才是彝人共同的家园。《指路经》所指的路线是那么清楚,九曲十八弯,一弯一拐都朝着祖灵的方向。可我们却迷惑了方向,找不到自己的归属。难道我们看不到祖先凝重而失望的表情吗?难道我们没有听到祖先恳切而悲哀的呼唤吗?你从哪里来?该到哪里去?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从一滴水中可以看见太阳的光芒,那么一杯水呢?一条河流呢?就算我只是一滴水,我也要去寻找太阳的光芒。我用自己的舌尖舔干流到唇边的泪,吮净心灵的伤痛,然后仰望雄鹰飞过的那片天空,出发。我要去寻找灵魂,寻找彝人真正的魂。

听《彝人之歌》

伴着晨风,看一路的蓝天白云,听一路的温馨母语,我们来到了第一届彝族大学生交流会的现场。那是2012年8月6日的早晨。那个早晨,西昌的天空簇拥着白云,美丽多姿;西昌的街道清新宜人,车来车往。朵朵白云,像祖先迁徙时赶着的牛羊,像古战场上奔腾的骏马,像蓝天展翅翱翔的雄鹰,像支格阿鲁拉开的神箭……街道还是街道,店铺还是店铺,所不同的是每个门牌都有彝文。望着那些彝文,我的周身洋溢着温暖。我仿佛看到乌蒙山雪花飞舞,金沙江汹涌澎湃,雄鹰在天空翱翔,黑虎声声长啸。大风能吹醒彝人之魂吗?白云能激励我们发扬祖先的辉煌吗?喝一口矿泉水,清一清嗓子,让我们一起高唱《彝人之歌》吧!

“我曾一千次守望过天空,那是因为我在等待,雄鹰的出现;我曾一千次守望过群山,那是因为我知道,我是鹰的后代;……”一曲从彝人胸膛流出的梦幻般的歌,大学生们唱得 澎湃、奔放嘹亮,如天风鼓荡峡谷恢宏的悲鸣,如惊雷敲破瑶池倾泻的呼啸,如万丈瀑布汇入滚滚江河,如春笋拔节空山悦耳的清音……“我是鹰的后代”,这些朝气蓬勃的学生的歌声,饱含着彝人的骄傲和自豪,饱含着自尊和自信,唱出对民族深深的爱恋。彝人的后代,仍然有大山一样的意志,火一样的热情。这就是希望,这就是未来!“那是因为还保存着,无法忘记的爱……”,只要有这份爱,我相信彝人的天空会更加晴朗,索玛花会越开越艳,飞累了的雄鹰会再次翱翔蓝天……“哦——哈呀,哈伊,哈呀……哈呀洛”,“哦——哈呀,哈伊,哈呀……哈呀洛”,那地动山摇、山鸣谷应的气势,似乎能喊醒沉睡的大山,喊出树木,喊出山羊和麂子,也喊出山下袅袅的炊烟……那是年轻的血液流动的喧嚣,那是清丽的天空弹起的晨曲,震撼人心,如声声鼓点,重锤着我的灵魂。我的心被一种复杂的情感纠缠着,感动、震撼、遗憾,交织在一起,难解难分。“我是鹰的后代”,鹰以激昂搏击长空,注释生命,灵魂在光环笼罩中飞升,太阳在奋飞的翅膀上升起。神鹰之子支格阿鲁,射日降雷,英勇顽强,拯救万民于水火。我们又做了些什么呢?我们该做些什么?许多彝人已经在思考,大学生爱心社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虽然这一步还很稚嫩,但毕竟是个开始。这一曲《彝人之歌》,应该能点燃彝人的热情,让我们看到民族的希望吧!我思索着,惭愧纠结得我的心发痛,眼泪循流在血液里。还有这样一首歌,这样一首能震颤灵魂的歌?这是我以前所不知道的。在红土地上的故乡,许多彝人的民族情结越来越淡漠,越来越多的彝人在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异化自己,却感觉不到悲哀。难道在彝族褂子上绣一个歪歪斜斜的鹰图标,在火把节的活动上出现,就能证明你是鹰的后代吗?难道能操一口带彝腔的汉语像模像样地坐在办公室里,就可以践踏祖先的文化吗?彝族,一个火一样热情奔放的民族,一个鹰一样睿智勇敢的民族。他们曾经用智慧创造了与玛雅文、甲骨文相媲美的古彝文,他们曾经拥有历史上最古老的太阳历。我们是彝人,我们需要越来越多的声音,相互提醒——“我是鹰的后代”。作为彝族人,我相信我们都不愿看到我们的文化走向消亡,我们愿意用生命演绎我们民族的历史,我们有用灵魂守望一个民族的未来。这种就是彝人之魂,把灵魂找回来吧!从我开始。

“我是鹰的后代”,这歌声会越传越远,传进每个彝人的心里,唤醒沉睡的心。

我和你合影

神鹰雕像,高踞西昌火把广场半空,张开翅膀,展示飞翔的美丽。那姿势,滑过黄昏的浓郁,擦亮了彝人的希冀与执着。你张开羽翼,放心地用飞翔的姿势迎接生命,活出意义和精彩。我惊异于你高瞻远瞩的气势,惊异于你无所畏惧的魄力。你是彝人的保护神,是彝人的图腾,是力量、勇敢、正义的象征。怀着无限敬仰之情,摆一个姿势,我和你合影。

华灯初上,四围五彩缤纷的灯光,漂打在雕像上,闪闪烁烁,美轮美奂;花朵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绝妙的畅想,茂盛了整个夜空,汇成生命的河流……纸醉金迷一般的城市,抛出罂粟花般柔媚的眼神,蛊惑着你,勾引着你,而你不为所动,依然昂着头,停在半空,保持飞翔的姿势。你用行动证明飞翔胜过生命的伟大,树立起一个古老民族的尊严;你挺起不屈的脊梁,安静地守护着脚下那片土地。传说洪水泛滥时,鹰救出了彝家兄妹俩,繁衍了人类。又传说洪水泛滥后,鹰强迫天神答应把女儿嫁给阿普笃慕,彝族人才得以繁衍生息。从古至今,你是彝人的保护神,是空中一篇绝妙的美文;你是一部永恒的史诗,庄严而神圣地刻在彝人心里。彝家人永远敬仰你!我擦亮双眼,虔诚地仰望你。每一个视点都凸显你的崇高和伟大,每一次对视都衬托我的渺小与平庸。我惭愧地低下头,略作沉思。我是一个彝人,血液里不该残留懦弱和胆怯。于是毅然高昂头颅,把遮住眼睛的发丝甩开。我要靠你的崇高与伟大,让灵魂插上翅膀,把我托向半空,托向人生的高度;我要借你的威力,让意志坚强成一对翅膀,迎着蓝天抒写一路的灿烂。摆一个姿势,我和你合影。

今夜没有月色如水,星光也不敢肆意张狂,整座城市让灯光烧得透明。抖落往日的忧伤,衔着执着的追求,你屹立在高高的半空。你如钩的目光,刺痛灯红酒绿下即将麻木的灵魂,剔除彝人心中的污垢,把天空样蔚蓝的信念塞进他们胸膛。苍云沉重,风尘扑面,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无奈。就像打开一道门,阳光进来了,灰尘也随之而来。你不得不用颤抖的翅膀,扑打世俗的灰尘,净化彝人的灵魂。你的存在是一种召唤,一种信仰。这种召唤和信仰,能让迷失的灵魂迷途知返,把他们的心灵淘洗干净。我仰望你,仿佛看见,让普莫列依怀孕生下支格阿鲁的那三滴血,正从你身上,殷红殷红地往下滴。无论风云变换还是世事更迭,血浓于水啊!支格阿鲁的故事永远镌刻在彝人心中,鹰是彝族英雄支格阿鲁之父,彝族初民的图腾崇拜。我仰视半空,崇拜涓涓流过心田,自卑让我蜷缩身躯。你宽容的微笑,集中所有的翅力,携着阳光,带着人们的希冀奋力飞向未来。我多么希望在你的翅膀上恬睡片刻,把身体的沉重扔给世俗。可那是怎样的一个幻想啊?我只好摆一个姿势,和你合影。

夜色璀璨,暧昧的风张开翅膀,罂粟花在某一个角落,吐出销魂的艳丽,把舌头伸向脆弱的灵魂。你雪样的眼光,逼视着那些苍白的灵魂,让他们找到最后那块遮羞布。大地的灵魂逐渐苏醒,万物在风中净化着心灵。你的儿子支格阿鲁是战天斗地的英雄,铲除邪恶的能手。他是你的骄傲,也是彝人的骄傲。他是彝人心目中智慧和力量的象征,正义与胜利的化身。看着你犀利的目光,想想支格阿鲁斩除邪恶的神箭,我们有理由堕落吗?让一切邪恶远离彝人之魂吧!我梦见你撑开纯净的翅膀,把天空剪碎,又缝合;缝合,又剪碎。剪掉邪恶,缝合纯净,世界在你的羽翼下变得美好。

你一腔热血,一深正气,挺起胸膛,竖起一座永恒的丰碑。你所指的方向就是民族的未来!我渴望辉煌与灿烂,于是摆一个姿势,和你合影。

共 8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散文立足于彝族文化,向读者展现了“我曾一千次守望过天空,那是因为我在等待,雄鹰的出现;我曾一千次守望过群山,那是因为我知道,我是鹰的后代……”一曲从彝人胸膛流出的梦幻般的歌,大学生们唱得 澎湃、奔放嘹亮,如天风鼓荡峡谷恢宏的悲鸣,如惊雷敲破瑶池倾泻的呼啸,如万丈瀑布汇入滚滚江河,如春笋拔节空山悦耳的清音……文章语言优美,文采斐然,感情真挚,寓情于景,朴实自然,给人一种空灵碧透的神韵,是一篇散文佳作,拜读美文,推荐欣赏!【:陆成兵】【江山部精品推荐01 102604】

1楼文友:201 - 21:21:29 这篇散文时间过长,实在抱歉,因为种种原因,耽误了时间,而且没能好,深感歉意。拜读佳作,问好作者,深秋静美,遥祝创作愉快! 淡泊宁静,自信从容。不念过去,不畏将来。文学是我一生的情人!

2楼文友:201 - 22:02:56 谢谢,祝好!

红河灯盏花主要成分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什么时间吃好

灯盏花龙头企业官网

治疗前列腺炎要怎么办
免费收银系统
引起类风湿原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