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法师那是很多人都羡慕去的地方kisi

文章来源:湘潭文学网  |  2020-07-16

大理有个地方叫漫迩城,那是很多人都羡慕去的地方,也是故乡。 漫迩城到处都是花,从鸢尾到荷兰郁金香,从扶桑到新疆的香堇,从铃兰到南美洲巴西的蓝花楹,从蔷薇属到东京樱花,从雪见草到蓝色妖姬,从七里香到朝颜花,从满天星到洋水仙,从风信子到曼珠沙华,从吊兰到萱草忘忧。 那里唯美的就像一个童话,只属于漫迩城的童话。而北苏是漫迩城里最美的小镇。 我离开的那年是深秋。 带着全部濒临破碎的心,带着所有仅剩的呼吸。我不清楚那是依恋还是别的,只是很久很久都一直记得,都无法言语,或许只是一种特殊的不能再特殊的感情。 我记得尽管是深秋 ,漫迩城依旧很美,美的绚丽。秋海棠和醉蝴蝶开的张扬热烈,风吹来,花便满山摇曳着,河里小溪里是各色的落叶、落花,飘飘扬扬,顺水而下。 漫迩城的老人都说,北苏不会离别。 因为上任的镇长不知道出自一个怎样的心态,在北苏的周围种满了九十九棵柳树。柳,就是留。 但是柳树好像没能留住你和我还有阿蓝。像那个歌手唱的,终将散落在天涯。 2011,你搬来,成为我的邻居,北苏的小镇里总有野花的清香,我喜欢穿着拖鞋在小巷的青石板上一路跑过,听阿蓝讲绿山墙的安妮,听他拉小提琴。 阿蓝是夏天快要结束的来的,他只比我大一岁,却已经长成忧郁的少年。爷爷说他是客人,他只在这待一个暑假。我总带着他漫山遍野的乱跑,摘野花,于是每次几乎回家的时候,我们都是脏兮兮的。我是开心的捧着花,才不管脏乱,而阿蓝是有点狼狈,这样的疯似乎对他来说是从没感受过的。

他的头发上肯定有草或者树叶,衣服也是凌乱的,只是依旧站的那么挺拔。而你总是站在小镇唯一的那棵枫树下看着我们,逆着光,我看不清你的表情,但总感觉你也很快乐。阿蓝和你坐在一起的时候不爱说话,他只是静静的拉他的小提琴,配着场景。 我喜欢捧一把花放在你窗口,花是极美的,漂亮却不华丽。我好奇的看你画一张张的油画,你不画梵高的星空却画北苏的青砖红瓦。我曾问你为什么,你笑了笑不答。阿蓝在旁边拉着悠扬孤寂的曲,这是他的曲,就像你的画。我是最坐不住的,一会就又拾漂亮的石子去了。你说那时我倔强的像风里的野蔷薇,带着热情张扬又灿烂的。 2012 ,阿蓝去国外了。阿蓝走的时候说, 小静楠,要记得我哦!我也会记得你的。 ,然后留下了他的棕红色小提琴。 这些都被我锁在黑色的大箱子里,是怀念,亦是那时我还不懂的,离别的酸涩。阿蓝走后我长大了许多,或者说也不是很多,只是比以前多一些。 而我们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我清楚你的快乐,你也清楚我的忧愁。少年时,大人都在外地打拼,人管你,可以随心所欲的总是特别的多。我们总是一起去山间摄影,看你举着摄像机眯着眼的样子,也经常突然冲到你面前,对着摄像头摆出v字,笑的一脸灿烂。 不过后来,据隔壁家的那个很讲义气的同学兼同桌小虎说当时我傻透了,当然后来他被我追着打了三天。 然后你总是看着相机里的相片愣住一脸无奈,随后嘴角微微上扬。 咔擦 ,照片里埋葬了我们的旧。 你比我高出一个头,十四岁的我还像个孩子,而十八岁的你已经拥有了里美少年那般的清澈。那时我总仗着小让你背我。你很瘦,身上总有洗衣皂干爽的味道,阳光撒在你身上,柔软美好。那个时候我总会想起一句话:静好,幸好我们还未老。 ,我像个小孩,你要走,因为一场意外。听到消息我哭了,紧紧的拽住你的衣角,可是你只是安静的拂过我的手,依旧没有停留。 我看着你的背影,你坚定不移的走进绿色的火车厢里。我泪眼婆娑,那一刻,我多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绿皮火车的终点也是我想去的地方,小镇里的很多人就是乘着它离开北还将开展现金消费兑换电子券等五一优惠活动。现金消费满300元换500元电子券苏的。 后来我在那棵枫树下坐了很久,抱着一堆照片。照片里大多是我,捧花的,v字剪刀手的,坐在树上的,唯有一张合影,照片里的你俊雅飘逸,清秀如许,而旁边的我傻傻的笑着。看着一派和谐。窗口的野花早枯了枫叶一片又一片的落下,时间漫长的有一个世纪,就像那个,我曾经认得的你。 不是说,北苏永远不会有离别吗? 2014,你在远方,而我也离开北苏。去了南方----江南,那个多雨、有雪,那个冬天很冷的城市。 在那里我依旧规规矩矩的上学,诚如你所知,我一直是个模范生。偶尔早起去外面抱着画架速写风景,画到黄昏离人归;偶尔椅着书柜听歌,看书,不喜欢按时睡觉。 偶尔我也会想起阿蓝,他教我的曲子我只记得了一首----《g小调小提琴奏鸣曲》当时他练这首曲子是基于在吓我的目的上,因为这首曲子被许多人认为是魔鬼的颤音,虽然我并没有被吓到,但为了他是因为我才苦练一礼拜的份上,我还是勉为其难的装作了一副害怕的样子。 事后阿蓝还得意了好久,然后拉着非要我学。我记得他拉小提琴的样子,优雅而,那个时候他都会特别安静,安静到可怕的沉默,这是两年前不属于我的情绪,现在想来我当时能和阿蓝成为朋友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至少现在的我们很难得到认可。 当我以为我们终于不再联系的时候,又收到从北苏碾转寄过来的你的明信片,你说,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绝对,时光会冲散一切,你该长大了。 我还信:人之间的感情遵循着同一个道理,从陌路、过客、朋友,到知己、爱人,然后在归为熟悉的陌生人。而我们是熟悉的人,介于知己、朋友、陌生人之间。我循规蹈矩,望你安好5月1日至4日期间。 2015,我依旧喜欢你,喜欢阿蓝。与爱无关。

海口白癜风好的医院
海口白癜风好的医院
邯郸白癜风好的医院
海口白癜风好的医院
海口白癜风好的医院
邯郸白癜风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