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灵诀 第六百零七章 道不同

文章来源:湘潭文学网  |  2020-02-26

神灵诀 第六百零七章 道不同

天空变得阴冷,一把板斧横断了虚空,挤满了整个虚空通道,一道道鬼气如洪流淹没了这天地。

鬼巫面色微沉,这片空间乃是他的元神秘境所化,但是此时却受到了波及。

“你果然可以召唤鬼斧,我的猜测没错,只有这样你才可以唤醒鬼之力,完整的鬼之力,只是,这样,你就完全堕落了!再无化为人的可能!”

鬼巫眼中有波动,然后平静说道,他的情绪有了变化,但是不时震惊,而是冷静,和之前有所不同。

薛礼梦道:“恐怕就是我们不出现,你也会有办法让他永远堕落,鬼巫,小看你了!”

鬼巫摇头,不理会这嘲弄!

无数裂痕生出,这空间无法自我修复,远处的蛊虫走兽纷纷避开,那通道周围弥漫的气息让它们感到了恐惧,如面对死亡。

一道道符文从通道内出现,纷纷没入鬼的体内,那鬼斧发出波纹,一道道波纹散出,鬼的身躯立刻出现重影,身躯有一圈圈波纹显化,似乎引起了共鸣。

他的身躯发生变化,体内传出雷鸣般的声响,四周的精气卷动,以他的身躯为中心形成一个漩涡,他的气势不断攀升,但是又好似很隐晦。

虚空中的裂痕更多了,鬼巫的面色开始阴沉起来,但没有做什么,任由这一切发生变化。

尹明鑫脚踏捆仙绳从天而降,那锁链化作一尺大小缠绕她的手臂,她看着那通道,轻声道:“沟通冥界的祭坛么,鬼巫当年也算了得了,但愿别玩火啊……”

吼!

祭坛之上鬼发出一声嘶吼,他的一侧脸颊发生变化,原本就已经极为狰狞的皮肤开始蠕动,慢慢的,皮肤有两个地方塌陷,形成眼眶,肉芽蠕动,有眼球出现,出现了眼睛,然后口鼻,但……唯独没有了耳朵。

又一声嘶吼,另一侧脸颊也生出一张面孔,不过还没有结束,就连脑后也生出一张面容。

四张面容,各不相同,一张面孔张开大口,似乎在狂笑,但是偏偏没有任何声音,另一张面孔满是怒气,眉毛倒竖,青色眼瞳有火焰升腾,最后两张面容则是有着温和的笑容和哀伤的情绪。

四面鬼!四种情绪!喜怒哀乐都同时体现在一个人的脸上,这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到的!

鬼巫面对其中一张面孔,顿时感觉心中有着无比失落的情绪,他的眼角有眼泪流淌而出,一股奇特的情绪在心间弥漫,好似勾起了无限伤心往事。

鬼巫缓缓闭目,片刻后再次睁眼,但是眼睛却没有了波动,他看着鬼的变化,淡淡道:“原来如此,这就是我的情绪衍生而出的鬼么,也是我内心的鬼,四面鬼,四面八目鬼,洞彻一切……却也无尽烦恼,滚滚红尘,都在这里,乱我心绪,当斩之!”

鬼的身躯暴涨,顷刻间已经数十丈高大,他抓向那板斧,口中发出嘶吼,他的胸膛后背腋下各自生出两只手臂,加上原本的两只手臂,此时鬼有了八只手臂。

做完这一切后,身后的通道消失了,那祭坛也缓缓消失,融入虚空消失不见。

鬼扫视一周,但是没有挪动头颅,只是眼珠子微微转动,周围的一切都进入他的眼睛之中。

“现在……满意了吧!”

鬼发出声音,四张嘴巴同时张开,四道声音同时发出,男女老少,各不相同,似乎融合在一起,又仿佛各自独立,极为诡异。

他一招手,一口葫芦从虚空中飞出,落入他的一只手掌之中,又一招手,远处的几根捆仙索也飞来,随后,鬼巫感觉自己脸上的面具也不受控制脱离。

“这鬼面只有鬼才能使用,鬼巫,你还不配……”

明明是同一个人,但是此时分开,各自有了意识。

鬼巫露出真容,是木名的面孔,但是多了沧桑,来自那眼瞳之中,还有诡异的气息,来自他的元神。

而此时,他丹田震动,一口丹鼎飞出,鬼巫眼中有了变化,那是意外,不过随即捏了一个印法,那丹鼎顿时飞回他体内,并道:“你不过是恶念煞神罢了,哪怕占据了本我肉身,也无法掌控此鼎!”

鬼的怒面发出一声不甘心的嘶吼,但是没有过多纠缠,缓缓点头,看着众人道:“那么……现在你们是否要针对我,或者……我来杀你们呢?”

只是没有人回应,闻默面无表情,只是静静看着,只是周身浮现无数游丝一般的剑气,但,已经表明他的态度。

狐倾城和孤狼已经落回地面,二人相视一眼,各自摇头,狐倾城低声道:“你姐姐……这是要掌握那阴魂草,从而斩出束缚,或者说牵挂!”

只是孤狼却缓缓点头,没有言语,似乎早知道这一变化,片刻后道:“她终究还是走到那一步!”

“封印所有的情感,你要小心了,最后的一劫……恐怕要落在你身上。”

尹明鑫走来,眼眸中没有之前的妩媚,反而是露出怜悯。

孤狼看了她一眼,道:“我想图腾圣祖的存在是否也是天道的一种吧?”

尹明鑫有一丝意外,但是随即露出笑颜,道:“这是自然,形成图腾,接受祭拜,凝聚本源之力,好比大树,开花结果,一切道法自此衍生,不过是完善天道而已,无趣的很!”

孤狼闻言,默然无语,只是片刻后轻叹,“可是却有人选择这般,说到底……还是道不同!”

“不想与谋就是了!”

尹明鑫颔首,表示理解,而此时,身高数十丈的鬼轻轻落到地面,悄无声息,如落叶,不过地面却生出无数裂痕,无数蛊虫走兽感觉地面传递过来恐怖的威压,让它们战战兢兢,不由再次避开。

一只黑熊精在远处看着这一幕,无奈摇头,他的肩头有一只白猿,只有巴掌大小,还有几只白鹤,白鹤露出忧虑,不时发出啼鸣,白猿目光则是落在木名身上,确切的说是鬼巫身上,但是白猿却死死抓住黑熊精的皮毛。

黑熊精吃痛,便忍不住道:“老三,轻点,这次有麻烦了,你得出手……”

话音未落,白猿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了,黑熊精无奈,一只白鹤则道:“黑老大,你难道还看不出什么吗?”

黑老大沉默,白鹤继续道:“老主人对自己的恶念这般逼迫,不惜以自己的性命威胁,就是因为知道本魂受到损害,恶念也会衰弱被吞噬,如此才能逼迫恶念化鬼,好让自己吞噬!”

“这……没有错!”黑熊精低声道,但是语气不强硬。

白鹤不理会,自顾道:“名为恶念,实则七情六欲,你难道看不出那四章面孔代表什么吗,恶念有情,牵挂老主人,再看看老主人自身,有的只是绝对的冷静,那已经不是一个人该有的情绪!”

黑熊精低下了头颅,然后弯下身躯,几只白鹤站立不稳,纷纷扑腾着翅膀,纷纷责怪黑熊精,但是黑熊精全然没有听进去。

那只白鹤再道:“别忘了,这么些年是谁给你传道,又是谁不时取走你们的精血!”

这时候一只孔雀贼兮兮走来,只有巴掌大小,似乎变化了身躯,白鹤一见,冷声道:“你来做什么?”

孔雀急忙靠近道:“几个哥哥姐姐,情况不对啊,我总感觉心惊肉跳!”小眼睛中露出惊惧,还有谄媚。

白鹤撇了一眼孔雀,露出不屑,“亏你也是凤凰后裔,怎么有你这么个胆小鬼。”

孔雀无语,不过白鹤又道:“不过你说的不错,这下糟糕了,无论是谁,恐怕都需要祭品,鬼自身就不要说了,已经完全唤醒了体内的鬼之力,只是……老主人,恐怕也需要庞大的祭品融合两种力量啊!”

闻言,孔雀一个哆嗦,因为白鹤看向了它的腹部那里,那里正是它本源所在。

“不错,正是你的五色神血!”

孔雀顿时焉了,一脸颓然!

如何判断宝宝吸收不好
测尿酸仪器
郴州治疗男科费用
友情链接